返回首页  口水大坑  许个愿吧
通讯地址更新,请点右边查看 请点击选稿编辑必看》,需要用我稿子的编辑一定一定要看噢
首页 专题文章
 
首页火坑发过的
骑士结婚记(4000字)
作者:流火 阅读:2363 次 时间:2010-12-5 来源:夏日痴(http://hoho.2230.net)

by流火

 

  1 是一把神奇的魔

  

  经过一番苦的斗,于打败恶龙,救出了公主。

  “救了我的命,”美的公主崇拜地看着士,“了表示感,我要嫁给你!”

  “您真慷慨,”,“但很抱歉,我不能娶。”

  尴尬地笑笑,摘下盔。,原来她是位女士。

  “这样啊。”公主有些失望,但很快又打起精神

  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得谢谢你,”她说,“我送物做谢礼好了。”

  公主打开随身携的大包包,掏出一小盒子。

  士打盒子,看到盒子里放着枚精美的发饰

  “是用一红宝石雕成的,”公主介道,“看起的玫瑰是不是非常像?不但看起的花,摸起也是,也是,头发上后香得更害,能引蝴蝶呢!”

  公主很喜欢这朵红宝石玫瑰,要不是的非常感激士,才舍不得把送人呢。

  士把石玫瑰放在手心里看,先是拿手指尖碰碰它,然后又把它举到鼻子边闻闻。指尖传来感,鼻子嗅到的味,明公主的果然一点不假。

  “自己留着,”士把石玫瑰放回盒子里,“我不需要这个。”

  “不要?”公主又始翻的大包,“那这个呢?”

  她给骑士看一枚金色的戒指。那戒指的子非常普通,就只是一道尾相细圆弧。

  “叫‘勇者之戒’。”公主告诉骑士,戴上枚戒指的人心中,即使面毫不畏

  “我不需要这个。”士再次说这话的同时她还微微笑了笑,那笑容藏着傲。

  “!我是太了!”公主低,“就不怕巨龙嘛你还干掉了呢!”公主想的不算,但她没想到的是女然是位士,但竟也姑娘,戒指这种东西,姑娘们总是希望由心上人送。

  公主再次去翻的大包。

  “!就是这个!”公主高地叫道,“肯定!”

  她递给骑士一把

  士把剑从破破烂烂鞘里拔出身上迹,握着是立刻意它绝对是把宝剑

  士把挂到腰,向公主表示感

  “我就知道你会的!”公主得意地,“可是一把神奇的魔剑噢……”

  公主始喋喋不休地把魔奇故事,但士一字也去,忙着打赶路呢。

  

  2 是吹牛

  

  着公主回到了王,去向所效忠的王子殿下到。

  “您真是位美的公主!”英俊的王子雅地向的公主行,“愿意嫁?”

  美的公主看看王子,得他挺的,便干脆利落地答了他的求婚。

  王子挽着未婚妻对骑:“恶龙还为带来了一位美的妻子,我要好好奖励你想要什?自己说吧,想要什我都可以赏给你!”

  “我什都不要,”,“为您是我的职责。”

  王子为拥这样忠心的部下感到非常高,最后他奖励士一个缀满宝石的鞘,好让她装那把公主送的宝剑

  

  天后,王行了一盛大的婚,所有人都在心地大吃大喝,只有可怜的女士抱着宝剑躲在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哭。

  我的女士早就上王子了,所以才不畏艰险前去斩杀恶龙知道恶龙的功肯定会让王子出“想要什我都可以赏给你这样,然后就可以趁机要求王子娶

  想的没错,王子果然那么说了,可是在那之前他已人求婚了。所以她还能再要求什呢,除了的王子,都不想要。

  士抱着个没完,眼像溪水一她脸上流着,把自己的衣服以及手里的宝剑全都打湿了。

  “你会害我生的!”一个恼怒的

  惊讶地停止了哭泣。

  “说话?”

  “是我!快把我从剑鞘里拿出擦擦,我最讨厌泪这种湿又咸的西。”

  说话的是公主送的那把士之前从来没说过剑会讲话,不,那位公主不也说过吗是把魔,所以,有点不一般的地方也好奇怪的。

  作一位士,我的女主角于自己的武器一向是既爱护又尊敬的,所以立刻听,拉起衣角擦起剑来

  “……哈哈……好痒……”才擦了几下,魔便又是笑又是叫,接着士用有力的手抓紧它,把按在自己的腿上使擦干。

  “哎哟,等会儿!”使腿上扭动,“等我出来你再擦!”

  音一落,上便冒出一股烟,士面前出了一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年男子。

  “?”士迅速宝剑,把尖指向这个突然出的怪人。

  “会这么?”那人,“我就是剑啦!”

  从剑里冒出这个人告诉骑士,可以叫他剑灵或者魔。

  剑灵简单了自己的来历:很多年前他曾和一龙战斗,但他失了,取得利的用邪的法把他封在了里。

  “只有血才能解除魔法,从剑里出。”剑灵说,“你杀之后还没换过衣服你刚才用沾了血的衣角擦我,所以封印被解了一点点。”

  “那我多擦几下,封印是不是就可以完全解了?”救助弱小是士的职责立刻起另一片也沾了血的衣上拭擦起

  “用的。”剑灵摇头,“你杀这头龙太弱了,的血效力有限,只能解一点点封印。”

  “年打我的那头龙,可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巨龙哎,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输掉!”剑灵昂首挺胸,傲地,“你杀这种,我不用,空手都能捏死十。”

  “确定它们是被捏死,而不是被吹死的?”士冷笑。

  

  3 ,成交

  

  明自己不是在吹,身体是半透明状态剑灵找了根枝拿着舞弄了一番。

  “果然害。”士不得不佩服地点,光看招式就知道法比她从小修的那套要高明百倍。

  “怎么样?”剑灵得意洋洋地收手,“想不想呀?”

  “要是我也学会这个付之前的那松多了,不定剑还真不需出鞘。”士暗想,但她并没有立刻剑灵教她剑法,着身形稍稍淡了些的剑灵说话

  “,”剑灵忽然了副面孔,可怜巴巴地,“求求我的!”

  “了我有什?”

  “好!?”剑灵叫起,“学会一套高明的法本身道不就是大好处吗?”

  “我,”,“在是有求于我,再加点什么吧。”在需要助的那位看起来并不弱小,士就不再无出手了。

  “好,”剑灵说,“本我打算让你学会剑法后再去头龙,然后用我解除封印,在我需要你杀二十,有了另外的十魔力,我可以帮你完成最大的心愿。”

  “我最大的心愿?”士喃喃重道。

  “是,就是想嫁王子那心愿!”剑灵说,“可以了!”

  “成交。”士立刻被服了。

  

  

  4 十方愿法

  

  剑灵下的特果然非常有效,再次面龙时,取胜变得毫无念。可生性谨慎得赤手空拳面,未免太掉以心。再,新还没实战中用呢。

  于是……

  “过来帮把手!”

  在恶龙喷出的火焰之间腾跃扭头对闲闲坐在一白薯的剑灵叫道。

  “确定要我?我出手的从这头龙身上得的魔力就得分我一半。”

  士只好愤愤继续空手和恶龙战斗,直接把手砸进龙的感觉真恶心,了赶打完好去洗手,发挥了巨大的斗力,以连剑灵惊讶的速度束了斗。

  

  “好了,活了。”

  疲士把第十份龙血放在剑灵面前。

  “不错啊,才半年就定了,我原本以要十月呢。”剑灵边说边从手上戴的一戒指里哗哗地往外掏西。坩、秘、羊皮卷、空白卷、魔法、各种药水和各色晶石……

  “你会魔法?”士在旁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了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不是怎么忽然成魔法了!”

  “谁说我是士了?”

  “你剑术好,不是士是什!”

  “谁说剑术好就是,我魔法也很好,我也没觉得自己是魔法。”

  “那是什?”

  “我是的大恩人,”剑灵头也不抬地,“帮你这个十方愿法,我可是把老本都掏空了。”

  “,我才是的大恩人,要不是我,你现个飘飘悠悠的体呢。不,要不是我,根本里出不呢!”

  “……安,不要和正在制魔法的人说话!”

  

  淡淡光在精美葛的魔纹间游走,最后集至法中央的魔晶色晶体瞬间转为金色,光也变为金光,缓缓返回法的各角落。

  “好了,快愿。”剑灵一把士的手,按向法上的某处开口。

  “要声吗?”

  “不用,在心里默想就成,快!”

  下一秒,整微微震,刺眼的光芒包裹住愿者。

  再睁开发现自己正身礼现场

  “怎么!!!???”穿着白婚士大叫。

  “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呢!”穿着雪白服的剑灵也叫,“到底了什?”

  “然是和王子。”

  “哪个王子?世界上那多王子,笨到没说清哪个吧!”

  “我了,我‘和我喜的王子婚’!”

  “,原来你……”

  “,才没这回事,”坚决不承,“再说你也不是王子,你这个半吊子魔法愿法了!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王子,我爸是王,我是王后,我姐是公主,我是王子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,王子怎么可能会剑术,王子怎么可能魔法!”

  “那王子该会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打会啊子要鹿是要狐狸是熊?干脆直接来条龙吧。”

  “……王子还该会跳舞。”

  “没问题,波提拉切舞丝丝米布提拉舞,要不来个嚓达?要看什么随便,我上就跳给你看,我的舞蹈老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吵了,”站在一旁的神父于忍不住了,“你们到底要不要,不我就走了。”

  “!”同一个词从两张不同的嘴里同时发出。

  于是音乐响起,新娘和新此他们结为,一起着幸福的生活。

  

  好了,故事完了。

  愿法的。

  

  2010125 4000


 
供稿:夏日痴(http://hoho.2230.net) 责任编辑:流火
查看评论(13) 打印本文 Email给朋友 返回顶部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(限255个字符)
姓名: 0
内容:
 
本站所有图文,由站长流火收集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转载请与站长或作者本人联系。
另,若不欲将您的作品在本站登出,也请写信留言与我联系,即刻撤除。
用稿请留言
Powered by:e-Article Version 2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