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 口水大坑  许个愿吧
通讯地址更新,请点右边查看 请点击选稿编辑必看》,需要用我稿子的编辑一定一定要看噢
首页 专题文章
 
首页小碗居2004
[故事]在艾尔曼草原上旅行
作者:小碗 阅读:917 次 时间:2004-5-17 来源:童话·世界

 

认识我的人都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我了,他们以为我失踪了。
其实我是去艾尔曼草原上旅行了。你到过艾尔曼草原吗?那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。我想去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了。比如我。

那天我什么都没有带就上路了。我知道艾尔曼草原在哪,我向着它的方向,不到中午的时侯就走到了。
最有意思的是我刚走进草原就听到有什么在那里嘀咕。
我四下里看去,看到了一棵非常奇怪的蒲公英,因为她用草叶子包住了那颗大大的头。
并且边包边嘀咕着,她看到我在注意她,就对我解释说。
“我不喜欢天生就来当秃子。我讨厌风,它一来我的漂亮头发就全没了。我一下子就会变成这草原上最丑的植物了,我可不要。”
我心里想,是阿,风一来,她可就真变成秃子了。
“不过我很聪明。”她继续说,“我用东西包住头,比如这片草叶。虽然这样子我的头会有些重,也有些大,可是好歹风来过以后,我的头发还在阿。”
我点点头,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同的意见想发表,我不怕一棵蒲公英生气的。
“可是那些头发不只是头发,还是你的孩子啊,如果你永远的包着它们给你作头发,它们永远也长不大。”
她撇撇嘴,“我不想变成秃子。哼。”
我能理解她的心情,于是我绕开她,继续向草原深处走去。不过走不远,我还是回了一下头。在回头的瞬间我愣住了,我看到她的头发全没了。
于是我又走了回去。
她看到我,很不好意思的样子。不待我问就开口说。
“我想开了,每天这样子用草叶包头我很不舒服。
秃子就秃子吧,可是那些头发飞出去不是还能长吗?”
她点点头,象是自言自语一样,“那也就行了。”
我看见她又把草叶包在了头上,她还是不喜欢秃头的。
其实她很好看,我想告诉她。不过一看到她那故作镇静的样子,我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不远处是一片森林,很久没有走远路的我有些累了。我走进森林,很快就看到了一棵很粗很矮的树桩,我在上面疲惫的坐下。却听到下面发出一个声音说,“快起来,不然你把我的唱片给坐坏了。”我吓了一跳,赶紧站起来。
原来是这棵树桩在说话。他的声音很好听。
“别那样看我,我可不是一般的树桩,我是树桩唱片机。”他满得意的样子。
哦?我怀疑的看着他。
“你来试试,你把手放在唱片上,就是我的头上,要轻轻的,否则放不出来音乐。”
我把手轻轻的放上去。
我看到那些年轮开始旋转起来,真的有听到音乐。我看到一棵种子在泥土下的孕育,它长出第一叶嫩芽,喝了第一口甜美的水。它冒出头来,看这世界,洗了第一个日光浴。它是怎么样在那里活动小小的筋骨,心里充满了那么多的喜悦,渴望,它蓬勃极了。
它又在长高,向上长,向天空上长,不怕雨雪,不惧风霜,它一直向上。我听到风吹过满身的叶子时它发出的歌声,我听到雨打在它身上的沙沙声,看到披上雪毯绵绵睡着的它的无数的梦。突然旋律变得激烈起来了,那些音符全都痛楚的跳到半空中,掉下无数的水来,象下过一场雨。我听到了电锯的突突声,听到了它被切断破裂的声音。它看着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,被拖走。而它只能矮矮的坐在那里,从此再也无法接近天空。
然后音符平静的地上行走。
我听到阳光洒在它身上的声音,看到它的伤口结疤后发出一个小小的嫩芽,它的微笑。
我听到它在音乐里面轻轻的说,我曾经向上生长过,我亲吻过天空,我很好。
我现在可以歌唱。也很好。这一切都很好。
音乐停止了,我的手却还留在上面,久久不愿意拿下来。我愿意为我最开始的怀疑向他道歉。而他只是在向我微笑,“看,我说过的吧,我不是一般的树桩。”
我点头,是的,他的确是不一般的。
“你要不要看看我的一个兄弟?喔,他就在那儿。”
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在不远的地方站着一棵杨树,又高又直。这样优雅有风度的树我还是第一次见。

我走过去,他很礼貌的对我点点头,说,“我是一个商人。”
商人?
“是的,我卖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,不过你用钱是买不到的,得拿东西来和我交换。”
我什么也没有带,甚至一瓶水。我没有东西和他交换,于是我摇摇头。
他依然很礼貌的说,“这样东西你有的,我卖的是阳光,一叶子的阳光。有了它,你不会再怕黑。因为它在哪里都会亮,即使最黑的洞穴也无法掩住它的光芒。而这些,只需要你用一个拥抱与我交换。”
拥抱一棵树?我从来没有这样子做过,不过也许为了那不灭的光,不妨试一试。
我伸开手臂,轻轻的抱着他的腰,我感觉到了他的心跳,也感到了自己的颤抖。
象乳酪融化在太阳下一样,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宁静安详的感觉了。
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他,“我听到了你的心跳,你怎么会有心跳呢?你有心吗?树怎么会有心呢?”
他温柔的回答,“每一棵树都有心,而且很多很多。”边说他边晃了晃头,我看到无数的叶子在风中发出沙沙的歌声。我明白了,这一树的叶子都是它的心阿。
我想从此以后我不会再随意摘下一片叶子把玩了,那是树的心阿。
我走的时侯,他把一叶阳光给我,很温暖,也很明亮。
我把那叶阳光好好的珍藏。

艾尔曼草原上的森林同艾尔曼草原一样的奇妙。
我在其中留连忘返了几日,终于还是要离开了。
就在我快要走出森林时,有树枝勾住了我的手,应该说是有树的手臂拉住了我。
我看过去,那树有一双恳切的眼睛。
“我叫亚,我爱她。她叫作薇”我看到亚对面有一棵树很羞涩的低下了头,她就是薇吧。
“我很想和她跳一支舞,所以一直努力向她那里生长,她也是一样。可是一直到现在,我们的手臂仍然不能碰到一起,还有这么长的一段距离。我想也许这一辈子也长不到了。能不能请你帮忙呢?”
亚看着我,生怕被拒绝的眼神。我点头,非常愿意的点头。
我站在中间,左手拉着他,右手拉着她。尽量温柔的把他们牵在一起。风来了,我用最轻缓的步子与他们共舞。走上去,再走下来,左三步,右三步,转半个圈,再转半个圈。我听到音乐了,一定是他。树桩唱片机。我微笑着。继续与他们共舞。薇的眼泪要流下来一般,亚幸福的看着她。我,继续牵着他们的手。一直舞到繁星满天,才快乐的离开。

天亮后我看到一个小山洞出现在面前,而并不见山。艾尔曼草原上真是无奇不有阿。
我低头弯腰走进去,里面黑得很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我刚想拿出叶子阳光来,就听到有人说,“别点火。”
我就把手拿了出来。要尊重主人的习惯。
“你愿意听故事吗?”山洞里的人问,他的声音颤颤的,好象很激动。
“愿意啊。”我本来就很喜欢听故事。
于是山洞里的人开始给我讲故事。那是多么好听的故事啊,象是坐着月亮的小船在无边的星海中漫游一样。充满了想象的光辉。而且中间不停的有叮叮当当的很悦耳的声音。我完全被迷住了,真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阿,居然可以想出这么好的故事来。
听完故事以后,我终于忍不住说,“可以让我看看你吗,因为我不得不上路了,我还有继续向前走啊。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讲出这么好的故事来?”
他沉默了一小会儿说,那你看吧。
我把叶子阳光拿出来,山洞里立刻亮得和外面一样了。
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一块,一块石头。
山洞里的讲故事的人,原来是一块石头。我恍然大悟。
“你现在看到了,我只是一块石头。”
他害羞又有些胆怯的样子,仿佛我会嫌弃他一般。
“我从记事起就一直一个人呆在这个山洞里,因为寂寞,所以我就只好编故事给自己听。我最大的愿望是想到外面去。哪怕只有一次。我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和我故事里编的一样呢?”
我走近他,我想帮助他。
我费了很大劲才把他抱出去,我感觉到他的紧张。他的心跳得厉害极了。他看着世界,一脸幸福的样子。我还看到他的脸红了。
我就对他说,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别人,你是被抱出来的。”
他点点头,脸更红了。“这个你带着,”他从自己的胸口那里敲下一小块石头,放在我的手上,“也许可以打一下野狗。我只是石头。除了故事,也只能送你这个了。”
“你是最好的石头。”我告诉他。

我真的喜欢在艾尔曼草原上行走啊,以至于我都不想再回到我的世界了。结果就在我这么欢喜的时侯,出现了一件很特别的事儿。
一个声音在我脚下喊,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我吓了一跳,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只黑色的蚂蚁。他戴着土圪帽子,手里拿着一枝从叶子里抽下的小细茎。比划来比划去。他认为那是他的宝剑吧。
“我是大盗怪三,你可有什么吃的,敢快献上来,否则我就照你的脚脖子狠狠的给你来一口。”
绿林大盗蚂蚁怪三威胁我说。
我的嗓子这时刚好有点痒,忍不住咳嗽了一声,他一下子被震得晕了过去。
我用手指轻轻的推他,他不醒。我拈起他,放在我的手上。
这是他醒过来,又冲我大喊大叫,“放我出去。你这个卑鄙的家伙,打不过我,你就用迷药。我的剑呢?”他可真喜欢大嗓门说话。
我问他,“你为什么要做强盗啊?”
怪三脖子一梗,“因为我喜欢。”
“那我也喜欢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。”
“那好吧。我不劫你了。你放了我吧。”他终于低声下气说话了。
我把他轻轻放在地上。他一股脑的就往自己的老巢跑。
“我可没说不劫别人,”他边跑边大喊。然后钻进自己的窝里。
“你太狡猾了。”我气愤的说。
“是呀,我狡猾,可是你抓不到我。”他在蚁穴里面得意的说。
是吗?我开始跳半生不熟的踢踏舞。这时侯我很高兴以前因为好玩跟电视里学了那么两下子。
我马上就听到他喊地震了,然后就跑出来了。
他终于说“我谁也不劫了。如果我喜欢玩这个游戏,我就劫一下自己好了。”
“嗨,就是你。”他指着自己的鼻尖。
“好的,大王,不要杀我,你都拿去吧。”他扮出被劫的路人可怜的样子。
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块点心来放进嘴巴。
再说,“好,算你识相,饶你一条狗命。”
他自己又一溜烟的跑进洞里去了。
我捧着肚子笑,差点笑岔气了。
等肚子不疼时我就走了,走出好远后,忽然听到怪三喊,还会再见面吗。
我微笑着说,会的。

这时一只小山羊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怯生生的问我,“你,你能教我跳刚才的舞吗?”
我很奇怪,想学跳踢踏舞的山羊。
“可以的,可是你为什么要学跳舞呢?”
“因为我看到你刚才跳舞时,那只蚂蚁就从地下被震到地上来了。我妈妈死了,我看见她一天一天的进入了土地里。我想也许我在上面跳舞,她也会从地下爬出来。象那只蚂蚁一样。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骂我把她的耳朵给震疼了。”
我呆住了,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,无论他怎么样跳,妈妈也不会从地下爬出来的。
可是一只山羊学会踢踏舞总不是件坏事。
也许会从地下爬出些别的什么来。
于是我还是很耐心的教她跳,她聪明,又用心,很快就全部学会了。而且她有四只脚,比我跳的好得多。
后来我经常能听到草原上传来山羊的踢踏舞声。我能听出来,不只一只,是很多只。
也许他们都想把埋在地下的亲人给呼唤出来吧。
想到这些我真有些心酸。这是什么样的草原呢?怎么会有这许多奇怪的生命,或者,也包括我自己,一个奇怪的人。

天黑了,我走到一个大湖边,渴了一天的我,终于可以坐下来喝一口清水了。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喝,就听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,听了好一阵子我才明白,原来是天上的星星们在说话。
这湖是她们的镜子啊,难怪水里星光闪烁呢。那么喜欢照镜子的星星们,还是第一次知道。
我只好忍着渴,因为不想摇碎她们的镜子。很早我就知道,爱美的女孩子最好不要招惹。
从那以后我知道原来星星都是女孩子,的确,只有女孩子才这样喜欢照镜子。

我忍着渴继续上路,在星光下,走得很灿烂。
我看到一棵仙人掌。长满刺的仙人掌。
她先和我打招呼,“你好啊。”
我点点头,用嘶哑的声音回她,“你也好。”
她有着一脸和善的笑容。我一下子就喜欢上她。
“你怎么身上都是刺呢?”
“我长满刺,别人就无法伤害我了。”
“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拥抱你阿。”我说着心里真实的想法。
“是阿。”她黯然的样子。
“可是你看到我头顶的花没?”
我看过去,那是一朵金黄色的花。有些象睡莲的形状,非常的好看。
我欢喜的和她说,“真是好看的花,还有阿,我闻到你的芳香啦。”
“我一个人生活,刺是必要的。花也是必要的。芳香也是必要的。”她笑着说。
嗯,我点点头,满心同意她的话。
“你渴吗?”她关切的问我。
我舔舔干裂的嘴唇,摇摇头。
“喝我身体里的水吧。”
“不,我怕你疼。”
“没关系,让我的皮肤透透气也好,它们要捂坏了。”
当我轻轻的在她身上划开一道小口时,我感觉到她的颤抖,但她一直在对我微笑,说,透气的感觉真好。
我喝了一小口水,真甜。
“很快就会长好的,”她象是对我说,也象是对自己说。
我亲吻了她的花朵,就和她告别了。
走出很远,我还能闻到她的芳香,而且很久不散。

我在艾尔曼草原上旅行了很久,发生了很多难忘的事。不过最难忘的还是这一件。
在冬天里,艾尔曼草原上冷得厉害,那天我一个人孤独的走着,有些想家了。
这时侯我听到耳边传来非常细微的声音,“帮我们一个忙好吗?”
我转头看去,居然是两朵小雪花。一朵大一些,他说他叫落沙。另一朵小一些,叫玛雅。
我能帮他们什么忙呢?
玛雅温柔的说,“请你为我们举行婚礼好吗?”
举行婚礼?
落沙指了指我的手心,“对,就在这里,为我们举行婚礼。”
我明白了。“可,可以。”
落沙为玛雅再一次整理了她的雪白婚纱,玛雅暖暖的对他笑着。
我摊开手掌,他们幸福的在我的手掌上抱在一起,温柔而满足的融化了。
我轻轻擦去眼角不小心落下的一颗水珠。这是我见过的最美满的婚礼了。

我终于回家了。爸爸妈妈正在吃晚饭,我回来后,就又添了一付碗筷,他们各为我夹了一次菜,谁也没有问我去哪了,就好象我从来没有离开过。
我埋头吃着,我也没有提在艾尔曼草原的事,一个字也没说。
帮妈妈刷完碗,回到房间。我柔软的躺在自己的床上,慢慢拉开窗帘,外面和艾尔曼草原是同样的星空。

 

 


 
供稿:夏日痴(http://hoho.2230.net) 责任编辑:流火
查看评论(82) 打印本文 Email给朋友 返回顶部
相关文章
好看的月亮 (10-15)
发表评论(限255个字符)
姓名: 0
内容:
 
本站所有图文,由站长流火收集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转载请与站长或作者本人联系。
另,若不欲将您的作品在本站登出,也请写信留言与我联系,即刻撤除。
用稿请留言
Powered by:e-Article Version 2.0